高原上的赤道之国厄瓜多尔缘何成为通往美欧的毒品转运站

2021年10月18日,厄瓜多尔总统吉列尔莫·拉索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以打击国内日益泛滥的贩毒和暴力事件。为期60天的紧急状态将允许武装部队在全国范围内,尤其是在瓜亚斯等省的街头加入国家警察的工作,巡逻将24小时连续展开。9月28日,该国瓜亚基尔的一所监狱发生暴乱,至今已造成至少116人死亡,80人受伤,而就在此前一天,厄瓜多尔发生毒贩与警察间的激烈枪战,导致一名11岁男孩中弹身亡。拉索表示,“随着贩毒活动的增多,杀手、谋杀、抢劫车辆的事件也有增加。在瓜亚斯,超过70%的暴力死亡与贩毒有关”,“犯罪集团正试图将监狱变成战场,以争夺影响力。”

10月19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访问厄瓜多尔期间,表达了对拉索行动的支持。他指出,美国将加强与厄瓜多尔在禁毒领域的合作,“美国肩负着重大责任”,将尽一切可能减少毒品需求,并向厄瓜多尔执法部门提供支持,包括用于缉毒工作的培训、设备和犬类。布林肯表示,美国明白,民主国家有时需要在特殊情况下采取某些措施,但与此同时,维护民主原则是华盛顿的首要任务,这些措施必须符合宪法和民主原则,并在其范围和期限方面受到限制。拉索则向布林肯保证,在拉索宣布的打击毒品的紧急状态期间,民主原则将得到维护。

厄瓜多尔当提到拉美毒品问题时,人们会首先想到哥伦比亚和墨西哥,而忽略厄瓜多尔,事实上,该国却是深受国际毒品贸易青睐的可卡因转运站之一。近年来,厄瓜多尔贩毒问题日益严重,国际犯罪集团通常利用该国作为从秘鲁和哥伦比亚贩运可卡因的中转站,此外,其国内吸毒和毒品扩散问题也日益严重。自年初以来,厄瓜多尔当局在美国的支持下,已缴获创纪录的146吨可卡因,去年全年缴获120吨,2019年为79吨。根据厄瓜多尔缉毒部门消息,在哥伦比亚生产的可卡因有超过三分之一流入厄瓜多尔,从该国的港口、海岸线和机场运转到世界各地,主要目的地是美欧,但也有部分流向亚洲和大洋洲。本文试图勾勒出厄瓜多尔的毒品运输路线,并对其为何成为全球可卡因贸易的主要运转站进行分析。一、地缘政治的产物:夹在最大供需国之间的贩毒走廊

厄瓜多尔在毒品贸易中的作用可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当时它是秘鲁古柯种植园走私到哥伦比亚的中转站,也是化学前驱物走私网络所在地,该网络为哥伦比亚的实验室提供了可卡因加工基地。可卡因在变成粉末之前,须用某些溶剂进行处理。这些溶剂通常被称为化学前驱物(precursor chemicals),由碳酸氢钠、煤油、汽油、盐酸、硫酸、高锰酸钾、氨和丙酮或组成,这些化学品的供应和获取对在一国境内经营的加工实验室生产的可卡因数量产生深远影响。世纪之交,为应对经济和政治危机,厄瓜多尔实行经济美元化政策,这使其一跃成为跨国可卡因供应链的重要转运基地,也为洗钱行动提供了方便:该国与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可卡因生产国——哥伦比亚和秘鲁——接壤,并使用世界上最大的可卡因市场的货币,成为洗钱活动的理想场所。因此,厄瓜多尔成为通往毒品消费最高的国家——美国和巴西——的走廊之一,可通过太平洋航运通往美国,或是穿过亚马逊河流域抵达巴西。

大约同一时间,哥伦比亚的一次军事袭击和大规模空中喷洒古柯作物,将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FARC,简称“哥武”)和古柯种植推向厄瓜多尔边境。哥武控制了当地可卡因生产,并向哥伦比亚最大的贩毒集团北方卡特尔(Norte del Valle Cartel)供货,后者开辟了进出厄瓜多尔的通道。墨西哥实力最强的锡那罗亚贩毒集团也很快参与其中,该集团领导人华金·古兹曼·洛埃拉命其助手在厄瓜多尔建立贩毒网络。这些贩毒集团在厄国汇合的同时,恰逢该国政治和犯罪史上的转折点:2006年总统选举中,左翼政党“主权祖国联盟运动”领导人拉斐尔·科雷亚登上总统宝座,开启了其为期十年的执政生涯。

在科雷亚政府监督下,暴力事件和毒品缴获量大幅下降,该国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政治稳定时代,但也深受毒品走私丑闻困扰。科雷亚的强人风格削弱了国家和公民社会抵抗毒品走私的能力,在其执政期间,美厄关系急剧下降,他上任后的第一个行动就是终止了美国对曼塔空军基地的租约,这是美军执行反毒品侦查和监控行动的关键基地。这一决定在厄瓜多尔的水域和空域造成了巨大的盲区,那里很快挤满了载有毒品的货船和飞机。美国将该基地的不续约视为公开的“攻击”,尤其是在对其进行重大投资之后。曼塔的关闭是厄瓜多尔对美敌对政策的开始,这导致了与哥伦比亚和美国的不和,其后果是,厄瓜多尔与可卡因最大供给和需求国间的禁毒合作降到最低限度。科雷亚的国内政策也为贩毒活动创造了空间,他将司法政治化,作为扳倒对手的工具,并指示安全部队和情报部门将矛头指向其政治对手而非打击有组织犯罪,以激烈的言辞和法律行动恐吓媒体和非政府监督机构。

在科雷亚执政前,厄瓜多尔的《品和精神药物法》(又称108号法),是美洲最严厉的法律之一,对持有少量毒品的犯罪都处以非常严厉的刑罚。科雷亚实施了一系列旨在使吸毒合法化的改革,改革第一步可追溯到2008年《宪法》第364条,该条将吸毒列为公共健康问题和非刑事犯罪,2011年10月,《刑法》(Código Orgánico Integral Penal, COIP)取代了108号法。2014年2月,厄瓜多尔通过第219—228条法律,规定了基于持有毒品数量的惩罚规模和个人合法携带毒品的最大数量,因而允许毒品合法化。根据原第108号法律的规定,持有多种毒品将判处12至16年和最高25年的徒刑,而COIP第220条规定,对超过法定限额的轻微案件,判处最低两至六个月的徒刑。

无论是出于意外、有意还是两者皆有,科雷亚政府在关键时刻降低了厄瓜多尔对毒品走私的抵御能力。在其执政期间(2007—2017),厄瓜多尔成为有组织犯罪的天堂,以及可卡因在哥伦比亚境外的主要转运点。

太平洋航线的可卡因主要产自哥伦比亚边境省份纳里诺(Nario),该省古柯生产量居哥伦比亚首位。毒贩或是乘坐小船,通过哥厄边境马塔耶河(Mataje)上错综复杂的水道进入厄瓜多尔沿海的埃斯梅拉达斯省(Esmeraldas),或是躲在穿梭在鲁米卡国际大桥的车辆中,进入厄瓜多尔边境的卡奇省(Carchi)。进入埃斯梅拉达斯的毒品藏在海岸线上的住宅和海滩上,进入卡奇省的毒品进一步向内陆运输,到达圣多明各-德洛斯查奇拉斯省,储存在该省(Santo Domingo de los Tsáchilas)的农场和牧场上。通过太平洋路径进入厄瓜多尔境内的毒品大多是通过公路运输,藏在商业卡车、私人车辆甚至公共交通工具中,另一部分则由船只运送,这些船只沿着海岸线行驶,隐藏在崎岖的海湾中前行。

亚马逊路线的可卡因主要产自普图马约省——该省古柯种植面积仅次于纳里诺省——之后抵达厄瓜多尔边境的苏昆比奥省(Sucumbíos)。主要的边境口岸是圣米格尔河和普图马约河,在那里,小船将货物存放在不受法律约束的犯罪集团藏匿点,如纽埃沃港、梅斯坦萨港和塔拉波阿。毒品在哥伦比亚装载上车后,也会直接通过圣米格尔国际大桥转移,到达苏昆比奥省后,再通过厄瓜多尔的主要高速公路到达派送点。

图1厄瓜多尔毒品走私路线(资料来源:Ecuador project and Organized Crime Observatory field work,日期:2019年6月)厄瓜多尔缉毒部门数据显示,2018年,44%的贩毒目的地为美国,22%为欧洲,4%为中美洲,1%为亚洲和大洋洲,28%为未知目的地。目前,大部分运往美国市场的可卡因是从该国太平洋海岸发运,一小部分也通过瓜亚斯和埃尔奥罗的摩托艇发运,部分毒贩也用渔船,潜水器和带有玻璃纤维外壳的简易船运输,缉毒部门称之为“低调载具”(Low-Profile Vehicles)。贩运通常始于打劫,海盗们潜伏在海岸附近,挟持渔民并偷走他们的船和外装马达,之后再以诱人的价码从贫穷的渔村招募船员,其最终可能会与其他数百名渔民一起被关在外国监狱里,或成为许多消失得无影无踪的渔民中的一员。

图2墨西哥、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可卡因流动(资料来源:U.S. Government database of known and suspected drug seizure and movement events。日期:2020年6月9日)为将毒品运往美国,贩毒集团有三条路线可供选择。他们可以通过埃斯梅拉达斯直接抵达中美洲,但这条路线危险性极大,很可能被美国和哥伦比亚巡逻队逮捕。因此,他们更倾向于环绕加拉帕戈斯群岛的北部或南部。根据《美国国家毒品威胁评估》最新数据,在2019年有记录的可卡因运输中,只有不到1%直接从南美洲运往美国,约74%是通过东太平洋抵达的(参见图2)。贩毒集团在太平洋航行的船只不具备公海长途航行的装备,路上需加多达六次油,燃料由渔船提供,这些渔船满载汽油和卫星电话离开曼塔市,在预先安排的地点等待。沿海运输是通往美国的主要方式,但利用厄瓜多尔作为空中桥梁的情况也在不断增加。贩毒者大多使用经过改装的塞斯纳(Cessna)飞机,这样可以携带更多毒品和燃料,甚至在空中加油。这些飞机需要约6小时抵达哥斯达黎加或危地马拉,在那里卸货或加油,再飞往墨西哥。飞机使用各种秘密或临时的跑道起飞,毒贩在偏远地区平整土地,利用私人或商业房产上现有的跑道,或废弃的机场,甚至是关闭的建设道路作为其起飞跑道。运往欧洲的可卡因则主要通过厄瓜多尔的玻利瓦尔港,尤其是国际贸易中心瓜亚基尔进行运输。但港口管制有限,走私者可通过一系列手段劫持这些港口的货物。一些公司使用空壳的出口公司为幌子来输送可卡因,这些公司以个别没有经济资源和犯罪背景的人的名义成立。还有一些案例是,他们收购了已成立且有长期干净出口历史的公司,以降低接受检查的风险,然后安排表面上合法的出口货物,将可卡因藏在其中。

另外一种常见的方法是将毒品藏在运载合法货物的集装箱之中,若是在进入港口前将毒品装上船,毒贩会将毒品装入仓库地板、天花板或墙壁上的空集装箱,通过船运公司联系人确保集装箱被送到计划向目的地出口的公司。集装箱进入港区后也可能被投入毒品,运货卡车将毒品藏在秘密车厢内,进入港区后,移到安全摄像头覆盖盲点卸货,码头工人打开集装箱,把毒品装在合法产品中,然后,一个复制或假冒的海关印章被印在适当的位置以掩盖篡改。集装箱甚至船只本身也可能在启航被投入毒品,较小的船只靠近瓜亚基尔河口货船,将毒品传递给船员中的联系人,后者将毒品装进集装箱或放在船上的藏匿处。

厄瓜多尔之所以成为通往美欧的毒品转运站,其深层次原因在于猖獗的跨国犯罪集团与腐败脆弱的国内机构间的结构性困境。操纵这些毒品路线的是厄瓜多尔、哥伦比亚、墨西哥和欧洲犯罪网络,贩毒网络之所以能顺利贩运,幕后也少不了政府人员提供的便利。

哥伦比亚贩毒集团,如普图马约省的La Constru和图马科毒枭El Contador,在哥伦比亚或厄瓜多尔的毒品交易中心进行谈判,墨西哥贩毒集团则选择在哥伦比亚边境进行交易。不过,哥伦比亚毒贩也可以将毒品送到厄瓜多尔的转运点、欧洲的交接点、墨西哥和中美洲海岸外,这些毒贩将采购和运输工作分包给在供应链条各个环节运作的犯罪服务提供者。

在边境地区,主要参与者是哥武遣散后留下的网络。重新武装并从事犯罪活动的游击队小组在哥伦比亚收取毒品,将其送到厄瓜多尔,并利用后勤和专业运输人员以及腐败官员网络来协调贩运活动。之后,运输网络将可卡因移交给厄瓜多尔的转运网络,这些组织由个别毒贩领导,其中许多人伪装成地区社会、经济和政治精英。这些集团组织运输物流工作,包括协调腐败网络,招募走私者,确保燃料、设备和其他物资安全,他们还雇佣武装人员提供安保、收债和执行暗杀,大多数毒贩已成为运输链上专业的一环。

沿海运输由犯罪团伙组织,许多集中在曼塔市。这些网络从沿海社区招募渔民,为他们的船只配备人员,组织加油,并为船只配备通信设备和补给。除了确保飞机跑道安全,运送小型飞机的组织还通过腐败的私营部门或政府人员提供燃料和通信设备,使其能与即将到来的飞行员相协调,并复制获准在着陆地区飞行的飞机的牌照。腐败的联系人是港口调度的关键,为了在装货前将毒品投入人集装箱,他们需要与船运公司取得联系,首先是与集装箱调度员取得联系,后者控制哪些集装箱被送往哪些公司,并在仓库工作,以便其能装载毒品。如果是要给港区内的集装箱投放毒品,他们则需要与卡车司机、装卸工人、保安和绞车操作员接洽,这些人能获得有关集装箱移动和位置的信息。

与此同时,这些贩毒集团及其控制的路线受到了国内腐败网络的保护。警察和军队不仅为毒品转运开便车,甚至为其提供安全保障,用官方车辆运输可卡因,甚至进行暗杀。毒贩若被抓住,大多能花钱摆脱困境,他们通过贿赂检察官和法官来破坏调查并获得有利裁决,甚至请政客出谋划策,让其采取必要手段来解决问题。尽管在贩毒活动开始时,这种腐败网络就已在厄瓜多尔生根发芽,但官方和学者认为,在科雷亚领导下,这种腐败达到了流行病的程度,在该国所有部门根深蒂固。如前所述,科雷亚上台后,立即终止了美国在曼塔空军基地的租约,根据哥武一项公开的视频资料,这是科雷亚向哥武做出的一项选举承诺,以换取竞选资金,他们为竞选提供了40万美元,包括哥武其他盟友的30万美元,哥伦比亚政府证实了这些言论,但科雷亚否认对此知情,坚称此举是为了维护国家主权。

厄瓜多尔的腐败问题在全国引起反响,并影响到其他机构,最明显的是司法、金融和安全机构,而这些薄弱的机构本身也助长了犯罪活动。根据最近五份《国际麻醉品控制策略报告》,厄瓜多尔“由于公共机构薄弱,易受跨国有组织犯罪的影响”。厄瓜多尔的司法独立性和人员任命的透明度一直饱受诟病,当司法缺乏独立性时,滥用权力或侵犯人权等问题很少导致定罪,由于无法成功地起诉犯罪行为,从而便利了刑事行动,而这反过来又导致有罪不罚,有利于在该国活动的犯罪组织。国际或地方犯罪组织和团伙以其渗透机构和影响政府官员的能力而闻名,它们可以利用司法系统为其活动创造一个低风险的环境。

此外,2019年12月,厄瓜多尔进行《反毒品贩运法》大规模改革,该法此前规定,任何“引进、运输、携带、储存、保存、制造、销售、提供、获得、资助或供应”非法物质的人都将受到刑事起诉,改革后的法律读起来类似,但增加了一个关键短语“意图商业化或投放市场”。这为检察官的工作增加了障碍,限制了其判定大规模毒贩有罪的能力,将允许那些被抓到运输毒品的人在没有证据证明他们有意将毒品带入市场的情况下逃避起诉。但鉴于这些贩毒者在毒品供应链中扮演的中介角色,此类意图的证据很少,因为这些货物在抵达最终目的地之前不会明确商业化。

与此同时,正如前文所述,厄瓜多尔是目前南美洲唯一将美元作为法定货币的国家,美元的使用在两个关键方面使得毒品交易更加容易。首先,它使交易更容易,因为它省去了额外的货币转换步骤;因此,大量由毒品产生的美元在当地货币中并不突出。第二,它为洗钱活动提供了便利,由于美元化经济,厄瓜多尔被认为是各种非国家和流氓行为重要的洗钱中心,强有力的银行保密法和对转移资金的宽松限制也在历史上扩大了厄瓜多尔的洗钱活动,使其对跨国公司和犯罪集团更有吸引力,这进一步解释了厄瓜多尔可卡因流动增加的原因。

[1]“厄瓜多尔总统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新华社,2021年10月19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