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改革现场——浙中凭什么崛起」塞内加尔商人苏拉:在义乌的非洲“老娘舅”

央广网义乌10月24日消息(记者傅炜如 金华台记者吴豪强 龚望)走在浙江义乌的街头,随处可见肤色各异的外国人。改革开放40年,义乌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外国客商。

在义乌200万常住人口中,外国人占了1/4。来自非洲塞内加尔的苏拉卡塔·提雷拉(以下称苏拉)就是其中一位,他在这里经商、工作、生活,不仅在义乌挖到“金矿”,更成了义乌热心助人的“老娘舅”。

2001年,苏拉来到广州做生意。从朋友那里听说浙江义乌更是小商品的天堂,便于2003年来到这里工作,从此与这座城市结下了不解之缘。

从为采购货物每2个月在塞内加尔到义乌间往返一次的“空中飞人”,到2007年在义乌设立常驻代表处,再到2012年在距离中国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义乌国际商贸城不远的银海路上成立自己专事对非贸易的独资公司,苏拉的生意越做越大。

从塞内加尔来中国18年,苏拉已经成了地地道道的“义乌人”,用一口流利的中文和客户谈生意,言谈间,他时不时会用上一些地道的中国的词汇和语气。每天还养成了早起喝茶的习惯,烧开一壶水,先用茶夹夹起木制茶盘上的紫砂茶具,仔细用开水烫过一遍,随后放入茶叶,洗茶片刻后将水倒掉,再续上热水,泡好一壶清香四溢的大红袍。对茶艺的精通,让他也结交到了很多中国朋友。

在苏拉看来,在一个陌生的国家创业发展,最重要的是学会沟通,这远比挣钱更重要。这种沟通除了语言交流,更有文化上的相互包容和理解,来中国的这些年,作为一名来中国做生意的外商,他非常看重入乡随俗,重视对当地本土文化的融入,就连他整个办公室的装修也都采用的是中式风格。

苏拉说:“我来到这个国家,不可能要求(当地)这些人来接受我,我首先要了解他们的生活方式、最基本的文化。我不了解的话不可能被(他们)接受。”

文化上的融入让苏拉在义乌的生意越做越大,除了自己的五金生意外,他还要为来自塞内加尔、加蓬等非洲国家的客商采购餐具、饰品、日用百货、玩具等1000多种小商品。

2012年,他注册成立了义乌市科瑞丝通贸易有限公司。如今,苏拉的外贸公司里,有员工三十多名,主营业务就是为非洲各国采购义乌商品,一个月要发出两百多个集装箱的货品,年贸易额超过4亿元人民币,算是在义乌做得最好的非洲商人。

苏拉说,这些年在义乌,他实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中国梦”,通过自己的努力,帮助到了更多的人。来中国这些年,苏拉经常会碰到中国朋友和非洲老乡之间闹误会,熟悉两边文化而又善于沟通的苏拉也总能很快找准问题的根源,做好解释工作,及时消除误解。

很多小事让苏拉印象深刻。曾经有一位中国商人到苏拉的公司和非洲客户谈生意,中国商人按照中国的习俗,热情地掏出香烟递给非洲客户。对方对这个举动很不高兴,觉得这是在鼓励别人抽烟,是很糟糕的行为。看到这个情况,苏拉就跟非洲客户解释说,这是文化的差异,中国人发烟是友好的表示,就好像其他国家的人为了表达善意往往会给别人买杯饮料一样。经过沟通,这位非洲客户很快明白了这件事纯属误会,非常高兴地站起来,接过香烟,并和中国商人热情地握手表示接受他的善意。

2013年,深谙中非双方文化、善于人际沟通、富有责任心又乐于助人的苏拉正式被受聘成为义乌市涉外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的首批调解员,帮助在义外商调解贸易、经营方面的纠纷。

一个由两只握着的手围成的“红心”,周围点缀着绿色的橄榄枝——— 这是调解员徽章的图案,苏拉坦言十分喜欢。在他看来,这是一份珍贵的工作。“因为在义乌的外国人特别多,难免发生纠纷,所以在纠纷调解中安排外国调解员,也是义乌这座城市对于外国人的一种礼遇。”苏拉说。

到目前为止,他已经成功调解了数十起涉外纠纷,这让他感觉很有意义。“我不仅要帮助外商解决困难,还要与义乌人民一起擦亮义乌国际商贸名城的金名片。”苏拉说,目前看来,自己这个“老娘舅”做得还算是称职。

来到义乌18年里,苏拉见证了义乌方方面面的变化。他说,市场变得越来越大,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在医院、行政服务中心等地处处都有英文标识,即使是不会一句中文的外国人,也能够顺利办事。

苏拉说,义乌是一个开放而包容的城市,自己取得的成绩离不开义乌这个大平台。在义乌,政府经常会组织外国商人举行座谈,征询大家的想法和建议,考虑大家需求,帮助大家解决问题。

对于未来,苏拉心里有不少想法:“塞内加尔的海鲜、花生和原木在中国都很受欢迎。有机会的话,我打算尝试做进口生意,让塞内加尔的产品进入义乌,进入中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