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吉尔吐槽德军在奥地利交通堵塞古德里安表示丘吉尔胡说八道

1938年3月12日,德国军队越过德奥边境进入了奥地利,此事标志着德奥两国正式合并。抛开历史问题和政治因素不谈,当时德国和奥地利的合并受到了两国人民的欢迎,颇有一种“大势所趋”的感觉。但很少有人注意到这次所谓的“和平进军”,实际上也是德国装甲部队的一次“突击考核”,因为德国装甲部队要在诸多不利因素影响下,从德国的帕绍行进170英里后抵达奥地利的维也纳。

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是少数注意到这一事情——也可能是战后对此有所了解的人,在他撰写的《丘吉尔回忆录》里对当时进入奥地利的德军,尤其是德国装甲部队可没有什么好的形容,或者说德奥合并里的德军在他眼中表现的糟糕无比,就像是一群没见过世面,且没有接受过任何训练的杂牌军一样,我们不妨看一下丘吉尔先生是如何形容的。

凯旋地进入维也纳一向就是这个奥地利籍的“小班长”(希特勒)的梦想。在3月12日星期六的夜晚,奥地利首都里的纳粹党人已经计划好了要举行一个火炬大游行来欢迎这位大英雄。但是入侵的德军却没有一个士兵到达,只有三个坐火车来的设营人员先行到达,于是这三个人就被他们举起在街上游行了……

这个事件的内幕原因很迟才泄露出来,原来德国的“战争机器”越过国界之后就慢慢开不动了,到林茨附近更完全停顿了下来。尽管天气良好,道路也很平滑,但是多数的战车却都抛了锚。而摩托化的重炮更显出了它的弱点,从林茨到维也纳的公路上完全被重型车辆挤得水泄不通。第四军团的司令,希特勒的宠臣,赖兴瑙将军对于这一次暴露德国陆军弱点的事件,应该完全负责。

希特勒本人的座车从林茨经过时,看到这个交通阻塞的情形,就不免大光其火。之后轻型战车在混乱之中勉强前进,到了星期天的上午才到达了维也纳,而重型战车和摩托化的重炮则都改用火车装运,一直等到阅兵大典将要开始的时候才刚刚赶上。希特勒在兴奋过度的群众拥护之中,进入维也纳,这是举世皆知的镜头。可是在这个神秘的光荣的背面,却有这样一个不平凡的内幕。

事实上,希特勒对于他的军队这样的丢脸,是大为震怒,他痛骂他的将军们,可是他们却也反唇相讥。他们指出希特勒没有听信弗里奇的忠告,因为弗氏早就曾经提出警告说,德国的力量还不足以冒险一战。不过外表上却还是粉饰得很好,一切的仪式和典礼都还是照样进行……

不难看出,从字里行间里丘吉尔的话都充满了鄙夷和嘲讽,似乎德军在奥地利是丢了脸一样,整个对奥地利的进军行动也如同闹剧一般。我们不妨这样理解,丘吉尔在回忆录里希望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德国在1938年的虚弱和不堪一击,毕竟一支处于非战斗状态下的军队连行军都出现交通堵塞,那么这支军队有什么好被害怕的呢?坐视德国人崛起绝对是英国那些绥靖主义者的错误,要是他丘吉尔就绝对不会让德国人崛起。

那么,德军在奥地利的表现到底如何?德国装甲部队是否表现得如此拉胯呢?这一点,我们可以看看德奥合并的亲历者,德国装甲兵之父,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是如何说的。毕竟他当时就率领德国第2装甲师和警卫旗队师向维也纳方向前进,他的话相信是最有说服力的。

在古德里安撰写的回忆录里,有关丘吉尔对德奥合并的说辞是被引用了的,而古德里安将丘吉尔的话评价为“道听途说”,就差没指着丘吉尔的鼻子骂其为“胡说八道”和“满嘴跑火车”。

作为德奥合并的亲历者和德国装甲部队的领导者,古德里安当时确实遇到了一些麻烦,比如说德国第2装甲师从驻地维尔茨堡赶到帕绍时没有携带足够的油料,而且也没有奥地利地图可供使用。这些问题很快就被古德里安解决了,油料他从帕绍的一个军用油料仓库拿到了,而地图则使用了奥地利旅游地图,起码他的部队按时开进了奥地利。

一路上是否发生了某些困难和问题呢?严格说是有的,丘吉尔说的坦克机械故障是真实存在的。可按照古德里安的说法是这些坦克故障率没有超过30%,也就是说丘吉尔说的德国装甲部队集体趴窝是不存在的。

而且丘吉尔说的坐火车去维也纳,这显然是不现实的,因为当天从巴伐利亚到维也纳没有任何一列火车行驶,除非火车能在天上飞着跑,否则古德里安实在想不通那三个所谓“设营人员”是怎么过去的。

而部队在林茨停下这个事情,也不是丘吉尔所说是德军因为交通堵塞和坦克故障引发,实际上是古德里安亲自下达的命令。原本他们可以在3月12日下午就抵达维亚纳,但是那一天的天气十分糟糕,下午开始下大雨就算了,晚上还突然下起了大雪,而从林茨到维也纳只有一条正在翻修中的公路,恶劣的天气和糟糕的道路状况都迫使古德里安让部队在林茨停下。对于丘吉尔所说的有内幕啊,或是有什么隐秘事项啊,古德里安对此是从未听说过。

至于丘吉尔说当时德军的重炮和重型坦克都陷在道路上动弹不得,古德里安更是感觉匪夷所思,因为据他所知当时德军没有携带任何的炮兵部队,除非这些重炮是希特勒或是别的人什么徒手捏出来的,否则古德里安想不出哪能出现重炮。

同样的道理,1938年的德国装甲兵只有轻型坦克,重型坦克是从未见过的事物,天知道丘吉尔是从哪听说德军当时有重型坦克和重炮,而且还需要用火车进行运输,丘吉尔回去篡改历史了吗?

同时,当时德军部队也没有出现什么交通堵塞,各部队的前进非常有秩序。赖兴瑙要为部队的糟糕表现负责?。另外,丘吉尔说希特勒当时因为德军的糟糕表现而大发雷霆,而责任全都是赖兴瑙将军的过错,这在古德里安耳朵里真就是不可思议了。

先不说德军没有过什么糟糕表现,希特勒自己也没有大发雷霆,就算赖兴瑙的部队真的表现有点问题,考虑到赖兴瑙上任还不足五周的时间,古德里安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赖兴瑙要挨顿骂,难道是丘吉尔臆想出来的吗?

当时没有任何将军被训斥过,起码古德里安没听说谁被希特勒训斥了。唯一被训斥过的倒霉蛋是古德里安自己,而且训斥他的是冯·博克而非希特勒,原因是他在坦克上挂满了彩旗,而这一举动不符合德国陆军操典。可是当古德里安告知冯·博克,是希特勒准许他这样做的时候,冯·博克立刻就收起了训斥之言,毕竟那是希特勒批准的事情,冯·博克又有什么理由指手画脚呢?

综上所述,丘吉尔在自己回忆录里的说法可以说是完全不靠谱的,诚然这位带领英国打赢二战的首相在某些方面有些闪光点,可是这对历史事件的篡改和胡说八道就有点不对劲了。古德里安说丘吉尔的看法是道听途说已经算是好的了,这位英国的“首相大人”太急于在回忆录里证明他的先见之明,却忽略了最基本的事实真相,最后自然是被古德里安的回忆录打脸,落得了贻笑大方的下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