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闻 民风纯朴的喀麦隆北部小城吉德

今年中秋节前夕,我第二次踏上喀麦隆北部大区马尤卢提省省府吉德市。与去年4月干燥炎热的气候相比,目前正处于雨季的吉德绿草青青,空气湿润凉爽,美景随处可见,而印象最深的却是这里纯朴的民风。

9月14日,我们一行去吉德的一处风景区——位于马尤卢提河上的考拉大峡谷参观。因为是雨季,峡谷里积满了水,只能在岸上观看。远远看着一个小女孩在岸边玩沙子,走进才发现她在有水的地方挖了一个沙坑,等沙土沉淀后将水舀到桶里,问她舀水干什么用,她舀起水喝起来,后来了解到吉德的村民生活用水基本都是靠河水。

在大峡谷附近有一个村子,我们路过的时候,村民热情地邀请我们去村子里参观,并把酋长哈曼介绍我们认识。哈曼只会讲当地土语,与哈曼聊天时都是通过他的一个儿子来做翻译。哈曼说,他们属于大巴部族,这个部族盛行一夫多妻制,哈曼就娶了4个老婆,有40个子女,如今子女们不少已经长大成人,并且有了自己的家。哈曼说,他的家庭人口算起来将近200人,这里不包括出嫁的女孩们。哈曼请我们参观了他居住的卧室,一个小茅草房,地上铺着小石子,晚上睡觉时铺一个毯子。按照当地风俗,酋长有自己独立的卧室,他的老婆们有各自的卧室,如果他晚上想与某一个老婆共寝,就去这个老婆的卧室。

15日早上,我在吉德市街道散步时看到一户人家,一个女孩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并把她妈妈从房间里叫了出来。女孩16岁,在上高中,会讲法语,但她妈妈只会说土语。女孩说,她父母有9个孩子,她是老大,最小的只有2岁,她爸爸在外面工作养活一家人,如果挣的钱多就给孩子们交学费,如果挣得少,孩子们就会因交不起学费而辍学。

当天上午我们在前往克比河途中路过FULBE人生活的村子,FULBE人是从苏丹等阿拉伯世界来的移民,在喀麦隆土著人眼中他们是外族人。村子里一个老者邀请我们去他家做客,并介绍了他的妻子和6个孩子们,邻居看到我们也纷纷跑过来打招呼。我们说想去附近的克比河看看,这家的大人孩子自愿为我们带路,跟着他们穿过一片片玉米地、高梁地和花生棉花地就到了河边,虽然我们因语言障碍交流有限,但从他们的眼神中却可以感受到对我们的友好。

从克比河回来的路上,看到路边的一座房子前飘着一面喀麦隆国旗,在喀麦隆一般只有政府机构前才挂国旗,怀着好奇心,我们下车打听,才知道这座房子住着村长萨利一家。萨利的儿子邀请我们到客厅等他爸爸,客厅里挂着喀麦隆总统保罗比亚的像,看来这个村长应该算是政府工作人员了。萨利村长闻讯过来欢迎我们,从他那里了解到,这个村子算是政府部门,萨利每月还领取政府给的10万中非法郎(约合1000元人民币)的工资。萨利说,他们这边的村子有三个级别,他管辖的这个村子有10000人,属于第二个级别。走访了好几个村子,萨利是我见到的第一个拥有手机的人,而且讲着一口流利的法语,算是村民中少有的文化人。从家居看萨利在当地算是富人,他娶了5个老婆,有22个孩子。

吉德市除了13名中国援喀麦隆医疗队员外,没有其他的中国人在那里常驻,但正因为中国医疗队员的存在使那里的喀麦隆人得已知道中国,并热爱中国人。

我们在逛街时可以感受到当地老百姓的友好,无论去小超市,还是在路边小贩那里买东西,商家对我们的态度是亲切和热情的;在街上散步时,凡是遇到的吉德人都会热情地上来打招呼。

在吉德的生活是放松的,可以拿起相机随意拍当地老百姓的生活,没有人来阻止,而且他们也很愿意配合我们照相。

16日离开吉德时,我心里有些不舍了。在喀麦隆走访了不少地方,见识了不少地方的老百姓,但吉德人是我见过的最朴实的喀麦隆人,他们的善良和友好将留在我的记忆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