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半生的颠沛流离在最危险的城市寻找庇护之地

过去十年间,有成千上万人登陆了意大利海岸,有些人逃离了冈比亚的独裁统治,目睹了利比亚的恐怖,经历颠沛流离,在穿越地中海的危险旅程中成功幸存下来,最终在传说中最危险的那不勒斯找到了一方庇护之地。

在那不勒斯的一个工作室里,摆满了各种鲜艳色调的织物,帕伯伊·博让和他的四人团队在这里夜以继日地工作,为他们的下一位客户康兰商店缝制着250个靠垫。

他们很快就会向塞尔福里奇百货公司和保罗·史密斯品牌发出第一批订单。随着来自世界各地,对带有荷叶边的独特棉垫的需求如潮水般涌来,他们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变得格外忙碌。

过去十年间,有成千上万人登陆了意大利海岸,29岁的博让就是其中之一。他逃离了冈比亚的独裁统治,目睹了利比亚的恐怖,并在穿越地中海的危险旅程中成功幸存下来。博让很幸运,他在意大利南部找到了慰藉。尽管欧盟的庇护制度对难民不是很友好,但这座城市温暖拥抱了他和其他难民,让他们得以茁壮成长。

博让说:“第一年我过得很艰难。但第二年,我认识了更多的人并结交了关心我的朋友,从那时起,我开始爱上了那不勒斯。我在这里感到了鼓舞。”

他的成功令人惊叹。在2020年春季,意大利因严重疫情封锁期间,他想找点事情做,于是开始缝纫。几个月后,他在IG上发布了他的第一个手工靠垫的图片,就立即引起了网络上的轰动,他的收件箱里塞满了越来越多的邮件,他的家居用品企业In Casa by Paboy也诞生了。

如今,他雇佣了三名难民,与他一起制作靠垫,零售价为160欧元,他还聘请了一名年轻的意大利人担任品牌经理。

他说:“我现在的梦想是发展公司,并雇用更多的移民。我想向人们展示我们有才华、有知识,能够创造出美丽的东西。我们不只能在农场进行低收入工作。”

博让在家乡萨拉昆达由祖母抚养长大。13岁时,他被送到叔叔经营的裁缝店工作,在那里他学会了缝纫。当他的祖母去世时,还是十几岁的他离开了欧洲,穿越了几个陆路国家,其中大部分是沙漠,然后到达了黎波里,在那里待了18个月。

“我当时就睡在街上、车库里、车底下。利比亚的情况很糟糕,我在那里经历了很多创伤。”

博让向人贩子支付了三倍的费用,以换取前往欧洲的船上位置。他目睹了试图离开的乘客被利比亚警察枪杀。

“有时很难解释我在利比亚的经历,一切就像一部电影一样。我这辈子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事情。他们不在乎我们是谁,只是把我们当作动物对待。”

2015年,在抵达西西里岛兰佩杜萨岛之前,博让在一艘拥挤的船上待了两天。他从那里前往那不勒斯。在那不勒斯的第一年,他住在一个肮脏不堪、人满为患的难民中心里。

最开始,他在一家瓷砖厂工作,但在一项废除人道主义保护许可证的法律颁布后,他失去了工作。这份许可证被颁发给那些不符合难民身份,但由于各种原因无法被送回家的人,让他们能够找到工作,并可以在另一个欧盟国家待长达90天的时间。这一法律的颁布让意大利许多难民中心关闭,导致数千人无家可归,失去工作。

当博让在那不勒斯的Teranga外,遇到英国记者兼纪录片制作人索菲亚·西摩时,他的生活开始发生了变化。Teranga是一家由难民经营的夜店。西摩让他借住在了她家,还把缝纫机借给他,鼓励他创作。

西摩执导了纪录片《特兰加》(Teranga ),这是一部探索了那不勒斯难民的希望和梦想的纪录片。她说:“移民系统每一步的完成都不容易。首先他们需要等待很久,才能获得工作许可的文件,这让很多身处壮年的人感到沮丧。”

来自冈比亚的莫泽·凯塔和他的乐队 Dozer Gang在Teranga里表演。这个乐队的音乐在Spotify和油管上有数千名听众,还会在英国电台播放。

他说:“音乐一直是我的梦想。我的歌词描述了我的生活,我所看到的事物,以及世界的发展。每天都有不同的故事。”

凯塔说,他很高兴来到那不勒斯,这座城市让他感到安全,而欧洲其他大部分地区则将移民视为威胁。有很多人在试图到达欧洲时丧生,或者被困在庇护系统中,被雇主剥削,甚至无法合法工作。“我们很幸运能挺过去,但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么幸运。”

玛姆·斯亚夫·纳迪亚耶来自塞内加尔,已经在那不勒斯生活了12年。他是一位音乐制作人:“靠音乐为生并不容易,我们都不得不同时从事其他工作。但在那不勒斯,大多数人都很热情,所以即使移民的工作机会很稀少,我们也能享受到一些安宁。”

23 岁的扬库巴·法蒂于2017年乘船抵达意大利,并在那不勒斯大学学习医学的考试中取得了最高分。但由于所需的许可证没有及时到达,他无法参加该课程。后来他创办了一所在线语言学校,现在在意大利北部的一所私立学校教授英语,并同时在学习生物技术。他说,他很幸运在那不勒斯找到了“合适的伙伴”,其中包括一位帮助他创业的意大利律师。

他说:“但其他人可能会说完全相反的话。有些人无法获得报酬,不得不为那些压迫他们的雇主长时间工作。”

(“人们离开他们的国家不是因为他们想离开,而是因为他们必须这样做。”)

尽管有帮助难民的资源,但很多欧洲国家却对难民置之不理,这让法蒂感到困惑。“人们离开他们的国家不是因为他们想这样做,而是因为他们必须这样做。他们想要去工作、学习,改善自己的经济条件,但只有给他们机会,他们才能做到这一点。”

在那不勒斯的一家塞内加尔餐厅里,博让回顾了他过去几年的经历。“我认为人们必须睁大眼睛:移民不是一种威胁。我们都有目标、梦想和知识,我们都是人。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窃取当地人的工作机会和资金的。请大家给移民一个机会,帮助我们不断学习。”

“如果你是一个没有证件或工作的移民,最终可能会流落街头贩卖毒品。但我们这里所有人都掌握了技能,我们都上过学。移民应该被大家视为人,被视为一种资源。”

原标题:《那不勒斯移民:经历半生的颠沛流离,在最危险的城市寻找庇护之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