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如蚯蚓钻入身体塞内加尔和冈比亚到底怎么了?

达喀尔是塞内加尔的首都。世界上最艰苦的拉力赛就是以达喀尔命名的。当然,达喀尔拉力赛最初由法国巴黎至达喀尔,后来线路一直在调整,现在则转移到遥远的南美洲。

又比如,不发达,塞内加尔为传统农业国,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这也是大多数非洲国家的普遍特征;

不容忽视的是,塞内加尔矿产资源丰富,尤其是磷酸盐和铁矿储量非常高,但是这些资源却没有转化为现实生产力。换言之,塞内加尔并没有实现现代意义上的工业化,甚至以资源为主的工业还停留在手工作坊阶段。

还有诸多优势不容忽视。塞内加尔水资源丰富,西面是海洋,海边有达喀尔港,这也是西非重要港口之一。再往上是平原,平原上有塞内加尔河,全年通航距离为220公里。

这些都是发展种植业、开展贸易的有利条件。然而,由于殖民统治的后遗症,塞内加尔发展依旧困难重重,要不然也不会靠外债度日了。

观看塞内加尔地图,就会发现塞内加尔宛如一个蛋糕,里面却有一个弯弯曲曲的夹心。这个夹心就是冈比亚。说得不好听,冈比亚就如一条蚯蚓,直接钻入了塞内加尔的身体。

如此近的地理位置,按理说是会形成一个国家的。但是现实却没有。事实上,以塞内加尔河和冈比亚河这两条河为重点,沿岸的黑人以血缘为纽带,形成了诸多的部落,但就是没有形成一个整体。

当时,阿拉伯帝国崛起后,一路向西拓展地盘,包括非洲在内的各种商路被开辟。在这种背景下,商路最集中的地区马里率先发展起来。这个马里就是马里帝国的前身,它就在塞内加尔的隔壁。

马里依靠商路不断发展,并开始了向外扩张的步伐,将塞内加尔河和冈比亚河沿岸地区纳入自己势力范围。在这一过程中,塞内加尔深受伊斯兰教影响。

马里衰落后,西非又出现了最后一个黑人帝国-桑海帝国。不过桑海帝国后期,正赶上欧洲地理大发现,处于海岸的塞内加尔和冈比亚被殖民者盯上。

葡萄牙日趋衰落后,英国人和法国人来了,从事黑奴贸易。塞内加尔河和冈比亚河沿岸一度成为非洲最大的黑奴贸易中心。

在推进黑奴贸易的同时,法国人在北部的塞内加尔河口登陆,英国人则从葡萄牙人手中购买了冈比亚河沿岸的贸易权。

冈比亚近在咫尺,法国人一直想将冈比亚纳入囊中。于是,英法便开始了一系列的拉锯战,但终究无所突破。两国版图雏形由此奠定。

在非洲殖民统治时期,英法是两个最主要的殖民国家。大体而言,英国在非洲推行间接统治,法国在非洲推行直接统治。在塞内加尔和冈比亚问题上情况类似。

法国人统治塞内加尔,实施宗教、语言等同化政策,将其作为法属西非殖民帝国的中心。在这一过程中,塞内加尔有所发展,尤其是基础建设。

英国则凭借海上优势,将冈比亚作为重要的原料产地,简单粗暴地种植花生这一种农作物。单一的发展模式,为冈比亚日后的贫困埋下了伏笔。

塞内加尔与冈比亚的差异不再是原始部落上的差异,而是殖民时代人为的割裂。两个国家纷纷攘攘,后来尝试走到一起,组合成为联邦,但终因差异太大,而分道扬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